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企业国际化成不可逆转趋势PE潜伏中企跨境并购

发布时间:2019-09-29 22:28:19 阅读: 来源: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企业国际化成不可逆转趋势 PE“潜伏”中企跨境并购

2013年10月10日,香港丽思卡尔顿酒店,73岁的双汇国际董事局主席万隆宣布成功收购史密斯菲尔德时,操着一口浓重的河南口音。

这一细节没有为双汇国际的国际化形象加分,却坚定了外界的判断:这一交易总额达到71亿美元,并刷新中国企业赴美并购纪录的并购案,幕后肯定另有其人。

镁光灯之外的PE:鼎晖、高盛、新天域等投资机构自然不可避免地被推到台前。

尽管在发布会现场,被问及PE在双汇并购案中的作用,双汇国际董事总经理杨志军采取回避,只以简单的 “这是企业行为”来搪塞。

双汇并购史密斯菲尔德,仅仅是PE参与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一个缩影。

2013年10月,高盛旗下负责PE业务的Goldman Sachs Principal Investment Area清空所持吉利汽车的股份,四年前3.05亿美元的投资共计套现6.15亿美元,投资回报率达到86%。

空穴来风,并非无因。尽管高盛在吉利收购沃尔沃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无从考证,但外界依然认为是PE的参与,推动了并购案的顺利进行。

如果再将时间往回拉长,三一重工(600031)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中联重科(000157)收购CIFA、双汇收购史密斯菲尔德、百丽入股巴罗克日本……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带来了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新机遇,跨境并购亦成为中国企业在全球竞争格局中获得优势并迅速提高和改善自身经营能力的重要手段。

ChinaVenture投中集团的统计显示,2008年至今中国企业出境并购宣布交易趋于活跃,逐年增长趋势明显,累计宣布出境并购交易1145起,宣布交易规模4545亿美元,平均单笔宣布交易规模达4亿美元。其中,2012年宣布出境交易规模达1413亿美元,达近5年最高值。

以往,中国企业和海外企业的合作更多是通过贸易渠道实现,而随着跨境并购的发展,PE作为资本纽带,在交易中的作用越发明显。各大耀眼的跨境并购案背后,隐现着潜伏已久的PE机构。

比如,联想并购IBM PC事业部背后的TPG、新桥资本等;比如三一重工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背后的中信产业基金;比如中联重科收购CIFA背后的弘毅投资、高盛和曼达林;再比如百丽入股巴罗克日本背后的鼎晖、摩根士丹利。

中国企业在跨境并购中遇到哪些难题?PE机构在交易之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PE机构如何判断跨国并购中的机会与风险?在并购之后,又如何从复杂的整合和资本运作中全身而退?

并购难题

中国企业国际化已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而中国企业跨境并购也成为时下最耀眼的风景。

根据普华永道发布的《全球并购市场新动向——新兴市场投资者的崛起》报告,2008年到2012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实现了“五年增五倍”,总投资金额从2008年的103亿美元发展到2012年的652亿美元。

在国有企业和主权财富基金进行海外投资的同时,民营企业也不甘落后。从2013年开始,在金融机构的支持下,民营企业掀起了大规模的并购浪潮。

根据普华永道的报告,2008年-2012年,中国民营企业在每年单宗交易的平均金额从3630万美元,增长至2012年的1.78亿美元;已披露民企海外并购交易金额从2008年的36亿美元增至2012年的255亿美元。

对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强劲势头,普华永道中国海外投资咨询服务主管合伙人黄富成分析认为,新兴市场的企业正在通过并购方式快速获取成熟市场中完善的销售渠道、供应链、资源、技术、专业知识、品牌或管理经验。同时,新兴市场的一些大公司亦希望借海外并购之机,从一个立足本土或区域性的企业成长为全球化的企业。

跨境并购对中国企业有着更为深层次的意义——对于曾经以粗放模式发展的中国企业而言,跨境并购是取得核心竞争力的捷径之一,能够帮助中国企业更为快速地获得国外优秀企业的技术、品牌,拓展自己的海外市场。

然而,中国企业在跨国并购的道路上,亦面临着重重挑战。

来自文化和管理方式上的差异,则首先让出海的中国企业感到“水土不服”。曾有关于跨国并购的“七七定律”指出,70%的并购没有实现期望的商业价值,而其中70%失败于并购后的文化整合。上海元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立彤指出,任何一种并购都面临着资源整合的障碍,而对于资本“混血”的跨国并购来说风险更高一层。“稍有操作不当便容易引发"文化休克"”。

2005年6月,中国台湾明基集团并购德国西门子集团一直亏损的手机部门,以期扩大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手机业务。一年之后,明基未能改变该部门的业绩下滑趋势,后明基董事会即表示不再投资明基西门子在德国的子公司。2006年9月,明基德国子公司不得不寻求破产保护。

对于海外并购的中国企业而言,人才更是大问题。在联想收购IBM的过程当中,最大的挑战之一则是留住美国员工。而在双汇并购史密斯菲尔德的交易中,双汇国际承诺,合并后保持史密斯菲尔德的运营不变、管理层不变、品牌不变、总部不变,承诺不裁减员工、不关闭工厂,并将与美国的生产商、供应商、农场继续合作。

PE助力

PE正在成为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重要推手,以鼎晖、弘毅为代表的中国本土PE则正在与国际PE巨头展开竞争,更多地参与到海外并购中。

更多PE通过协助中国企业走出去跨境并购,并从中分羹。2008年6月,弘毅投资、高盛、曼达林组成的财团以1.084亿欧元的出资额,获得世界排名第三的混凝土机械制造商CIFA公司40%的股权,并在四年半后将此部分股权以2.358亿美元出售给共同出海收购的中联重科;2012年与三一重工共同参与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的中信产业基金,在18个月后,将0.36亿欧元获得的10%普茨迈斯特股份作价5489.77万美元出售给三一重工。

鼎晖投资创始人、董事长吴尚志在早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企业已经强大到世界级的量级,中国的市场规模和增长也足以实现并购方和被并购方的供应,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PE基金和被投企业合作参与国际并购是PE参与国际并购在起步阶段重要的途径。

而根据沃特中国合伙人朱金华的观察,多数中国企业在跨境并购的过程中都希望有PE基金的参与,他们认为PE是金融专家,PE的参与能够提升卖家的信心,甚至让其内部审批程序得到简化。

“希望国内的PE或者是海外的PE,作为财务投资者和光明集团一起进行海外资产收购。”光明集团董事长王宗南曾公开表示,在光明的海外收购过程中,对PE的期待显而易见。

尽管PE机构积极参与跨境并购交易,但从业人士亦有所担忧:并购交易的达成并不容易,买方通过并购赚钱更不容易,PE机构通过参与并购交易获得财务回报更不容易。

朱金华在2013年ChinaVenture中国投资年会上指出,PE参加跨境并购存在“退出”和“并购整合”两大陷阱,“作为控股公司或者收购主体的小股东,最后怎样退出来?交易的成功并不代表并购的成功,PE基金如何达到财务目的?”

在达成收购的战略目的之外,参与并购交易的基金如何顺利获得资本上的回报?“这方面需要提醒跟你合作的买方,甚至要推着他走,(去思考)怎么样价值有所提升。”朱金华表示。

10座还是20座业界争论中国将建芯片厂数量智能卡系统http://wujin.0616562.cn/1585.html

7日重庆地区建筑钢材大幅度上扬电力电缆http://wujin.5733298.cn/1542.html

陆毅和鲍蕾的女儿照片陆毅和鲍蕾离婚原因民歌http://yule.5224364.cn/1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