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稳信托新两规时代第一要务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1:06 阅读: 来源: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稳:信托“新两规时代”第一要务

2007年2月14日,中国银监会关于实施《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有关具体事项的通知发出,并于当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从此,信托行业进入了划时代的“新两规时代”。  仅仅5年时间,“新两规”带来的信托行业的变化有目共睹。数据显示:2006年信托资产为3361.51亿元;2011年三季度,信托资产已经超过4万亿元,2011年信托资产规模是2006年的近12倍。信托资产已经远远超过公募基金,紧随保险之后。在这种看得见的变化之外,是信托理念的传播和被社会所接受和运用。从此,再也没有人把信托公司与多年之前经营典当业务的“信托商店”混为一谈;再也没有信托经理跑到银行寻求合作时,还要在怀疑的目光中费尽口舌为银行人士介绍什么是信托。  “新两规时代”的第一个五年,从3000多亿元的信托资产到4万多亿元的信托资产,信托行业用实力证明了信托有能力成为“第四金融支柱”;从不为人知到被广泛接受和运用,信托行业用信托的独特魅力奠定了未来发展的基础。如果说发展是“新两规时代”第一个五年的重点,那么下一个五年,信托行业该如何发展?信托行业“新两规时代”的第二个五年重点是什么?  信托行业似乎从来没有什么“五年规划”,但从整个行业发展的现状、整体外部环境和政策趋向中,我们似乎也能够找到信托“新两规时代”第二个五年的要点,那就是“稳”。  从发展现状上、数据中可以明显看到,5年时间信托资产超过10倍的增长已经不是“高速增长”可以形容的了。在这种“高速”的背后,也必然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粗糙与不完善。事实上,许多人也已经看到,虽然目前信托资产已经达到4万多亿元,但是从总量的结构上,2010年底,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3万多亿元,但信托公司并没有什么话语权的银信合作高达2万亿元左右。银监会规范银信合作,禁止信贷类银信合作后,银信合作产品规模比例有所下降,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三季度末,银信合作的信托产品规模为1.67万亿元,占比40.83%。这就是说,在4万亿元信托资产中,超过40%的信托资产,信托公司是没有话语权的。在高速增长的信托资产中,这种没有话语权信托资产的高占比,不仅使人们怀疑其增长速度的真实性,同时也使人们有理由怀疑信托公司对于更多资产的真实管理能力。此外,去年末和今年初所暴露出的一些单体房地产信托项目风险似乎也在提示人们,高速度增长的同时更需要关注风险。2012年和2013年是房地产信托的集中兑付期,在国家控制高房价不动摇的政策背景下,至少在未来这两年中,整个信托行业更应该关注的不应该是发展,而是稳定,是梳理和解决在高速发展中暴露出的问题。同时,在净资本约束下,信托公司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后,自身也的确有必要对业务结构进行调整,以适应净资本约束的要求。这种调整也要求信托公司必须“稳”。  从外部环境上,今年初召开的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于国内外的经济形势,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这样表述:国际金融危机没有结束,外部经济波动和金融市场动荡对我国经济金融的影响继续存在,甚至可能加大。这个表述应该是对目前国际金融形势以及对我国经济发展影响的总结性判断。而且此次的国际金融危机究竟要延续多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如何演变谁也难以预料,在这种极其复杂环境下,历史上行业形象并不是很好的信托行业正处于行业形象恢复期,信托公司的研究和投资能力并没有跟上行业发展速度和社会对信托行业的关注度的提高,此时一个单体项目风险出现就有可能毁掉整个行业多年来刚刚恢复建立的行业形象,所以无论从宏观经济环境和行业所处的特殊时期看,信托公司都需要将“稳”放在首位。此外,信托外部法律法规的不完善也使得目前信托公司的发展只能在资金信托上寻找方向,在投资能力没有真正提高前,在此方向上发展得越快则就有可能积累的风险更多。而无论是解决信托行业外部发展法律法规环境问题,还是提高信托公司自身的投资能力,都需要做好众多方面的基础工作,这些工作也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成的。与此同时,迄今信托行业并没有自己的“业法”,在去年4月银监会与全国人大财经委、全国人大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办等部门联合举办“《信托法》颁布十周年纪念研讨会”上,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表示,在没有“信托业法”的情况下,银监会作为信托公司的监管机构,制定了《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两个部门规章。“两个办法”从行业监管的角度对“信托业法”缺失情况下的立法进行了弥补。在“信托业法”缺失而必须靠部门规章弥补的情况下,信托行业高速发展会带来什么?从这些层面看,信托行业也必须放慢发展的脚步,先打好基础,首先求稳。事实上,信托行业发展中数次清理整顿的历史也在时刻告诫人们,“稳”是信托行业发展中必须放在首位的第一要务。  从政策趋向上,虽然此次金融工作会议上,在温家宝总理的讲话中并没有提及“信托”二字,在新任银监会主席尚福林的几次公开讲话中也没有听到对信托的说法,但从目前对金融工作守住风险底线的总体要求中可以体会,至少在政策层面,2012年对于信托行业的总体要求也一定是一个“稳”字。进入今年以后,市场中关于监管部门叫停票据信托和信托同业存款的传闻,也似乎在印证这一点。实际上,蔡鄂生早在“2010年全国信托公司监管工作专题会议”上就曾明确提出,信托公司要先把“60分”的基础工作做好,再去想如何达到“90分”甚至更高。同时突出了三个字:“不忘本”,并进一步解释,“不忘本”就是既要从历史的角度,又要从寻找规律的角度认识信托行业所处的发展阶段。如果大家都想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或者是两三年内得到很大的发展,那肯定会出问题。在此后的很多场合,蔡鄂生也一再强调信托行业“打基础”的问题。从这些政策趋向也似乎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在经历了信托“新两规时代”第一个五年的高速度发展之后,“新两规时代”第二个五年信托行业的第一要务就是“稳”。

成都那个男科医院较好

广州胎记医院那好

玉林妇幼做试管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