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谁还在用寻呼机寻访最后一位寻呼台小姐

发布时间:2019-09-30 06:43:01 阅读: 来源: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谁还在用寻呼机 寻访最后一位寻呼台小姐

谁还在用寻呼机 寻访最后一位寻呼台小姐

“一年寻呼费才160元,”安先生说,“太值了。”

安先生是记者辗转找到为数不多的还在用呼机的人之一。寻呼市场的萎缩已是不争的事实,一路寻来,见到安先生的寻呼机,有点像看见古董。北京通信管理局业务监管处的王先生告诉记者,其实到现在为止,寻呼机用户还是有一些,只不过都分布在一些特殊需要的行业,比如医院和酒店。华讯寻呼台的一位技术人员也告诉记者,在十几年前他们还经常给京城一些国外投资的酒店、大型医院等安装过内部寻呼系统。循着这条线索,记者采访了凯宾斯基饭店、港澳大厦和协和医院。协和医院:没找到比寻呼更好的目前,协和医院的呼机数量大约保有800台左右。20年前,考虑到医院比较大,为了“找人”方便,协和医院就给值班大夫、各级管理干部、后勤维护等人员配备了寻呼机。但是,负责医院通信工作的陈工程师告诉记者,“我们的寻呼系统是以医院为中心,5公里范围内有效。通过总机来呼,外面的信息是进不来的。” 如今,虽然呼机还在用,但是问题也有。陈工程师说:“最大的难题就是技术、设备保障没有了。” 他告诉记者,现在医院的呼机用了这么多年后有很多出现了问题,要修的话,以前在北京的厂商或者配件商都已经找不到了。要换的话,只能去南方一些小厂买,可是,就是这些小厂,也非得一次购买500台以上才给批量生产,而生产出来的货质量却很差。从南方买回来后,技术维修、配件等又难以保障。有的医护人员想把家里以前用的呼机拿来,又存在技术上的改频难题。“现在北京有几家大医院和我们一样,还在用这个系统,但是都面临同样的问题。”陈工程师介绍,“我们考虑今年推一个内部 小灵通的形式。但是,还没有最后下决定,因为小灵通也还不是完美的寻呼机替代品。”他说,首先是换机器的成本太高,而小灵通要充电这一点就远比用个电池的寻呼机复杂,因为医院的值班医生通常是谁值班谁带寻呼机,交班时简单方便,而使用小灵通就要规定充电的问题,考虑来考虑去,替换成小灵通就先不考虑了。凯宾斯基饭店:去年完成更新换代有消息说,凯宾斯基饭店是京城最早使用寻呼系统的饭店。该饭店总服务台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在去年年初就全部用小灵通替换了呼机。“用小灵通方便多了,省却了呼过来再打过去的麻烦。”服务小姐很轻松地回答记者。港澳大厦办公室的白主任告诉记者,港澳大厦几天前刚刚完成替换工作,现在各部门经理、搞卫生的领班、客房领班等需要随时找到的人员都配发了小灵通。他说,酒店的寻呼机用的时间太长了,维修的问题不是一个两个,大批量维修的费用是很不划算的。替换成小灵通后,费用出入不大,却提高了工作效率。当然,为了解决小灵通不如寻呼机信号强的问题,大厦特意多装了一些基点。老安:我为什么坚持用呼机通过远望寻呼台,记者找到了还在使用寻呼机的安先生。安先生,山西人,做了多年的外贸,现在和朋友一起经营一家外贸公司。他从腰上取下他的寻呼机给记者看。“这是1993年买的,摩托罗拉的数字机,1840元,当时一起买的还有一部4800元的手机。买了后不到三个月,在地安门办事时,放在包里的手机被小偷划破包‘牵’走了,别在腰上的呼机则躲过一劫。”从那以后,这个呼机就占据了安先生腰部的安全位置,一待就是12年。与他现在的手机相比,他更偏爱这个黑糊糊的“方块头”。他几乎不给人留手机号。他说,用寻呼机他觉得很安全、也很方便。每天早上7点,他会准时查阅呼机上的天气预报。开会,或者有重要事情时,他肯定会关掉手机,然后告诉远望寻呼台,几点之后再呼他。他认为,对于别人打来的手机,接与不接往往是个头疼的事,可有了呼机,这个烦恼就省了。做外贸工作和人打了多年交道的安先生自认为,多认识一个人就多一份不安全。现在很多场合,当安先生在众人面前拿出呼机时,大家最常见的表情就是怀疑,有的人认为他拿的是一个假的呼机,真的打火机,所以,通常这时候,只要安先生和车刚走,不出10分钟,呼机准响,就是刚才的那帮人不相信,来试探的。远望寻呼:一个月只卖出4部机子“7月份卖了13台寻呼机,10月份4台,11月份5台……放在寻呼热的那几年,一天卖出的数量都是这个数的十几倍。”新年伊始,远望寻呼台的负责人庄剑南翻着一个账本告诉记者。他摇着头,把账本扔到了一边。2005年寻呼台近乎消失“2005年近乎是无线寻呼彻底消失的一年,因为几个大的寻呼台都关闭寻呼业务了。”他说,“远望快要成硕果仅存的了。” 另据联通负责寻呼业务的人员告知,这家中国寻呼业龙头企业已经在2005年底关闭所有寻呼业务,彻底退出了寻呼市场。信息产业部的最新统计则显示,截至2005年8月底,全国寻呼机用户只剩222万户,9月底跌到109.7万户,月流失112.3万户。寻呼费一年360元照着一本北京黄页打过去,华旅、128、万声、国信、亚太、新华……十几家寻呼台的号码都不存在了,有人接电话的华讯台和金 长城台客气地说,寻呼业务已经不做了。还在受理寻呼业务的是远望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以到他们那里买呼机,也可以对原有呼机进行改频,寻呼费是一年360元。远望寻呼台建立于1987年,是北京市最早建立的一批寻呼台之一,到现在它还拥有一部分社会用户。记者随后致电北京市通信管理局,这个负责对寻呼台进行年检的机构判断,寻呼业“已经退出了市场”。后来,记者从其市场监管处了解到,北京市寻呼企业的年检是在每年的1月到3月之间,2005年来年检的企业只有几家。拟转为“综合信息平台”能够接受记者采访,是因为庄剑南为远望寻呼台的技术体系找到了新的用武之地:与北京和香港两家公司一起,打算在今年做一个大型的“综合信息平台”。按照合同,今年5月5日之后,另外两家公司将向远望寻呼台缴纳租用技术平台的年租金。而与此同时,几百块显示屏也将树立在万寿路的一些社区内,发布一些百姓关心的生活实用信息。其实,在这之前,当大家意识到寻呼业下滑时,一些寻呼台就开始寻找新的出路。有做物流信息发布的,有改成呼叫中心的,也有将寻呼坐席外包的。远望寻呼也尝试过做足球彩票的信息发布,但是,“所有的这些转型都没有形成市场规模和效益,只能是维持而已,无论如何转型,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有那么大的用途了,毕竟通信技术的进步太快了。”寻呼小姐骆兴 ——“最后的”寻呼小姐她17岁开始做寻呼小姐,7年做到大领班,寻呼业却已经萎缩“这个工作就是让人又委屈又喜欢,我会一直干下去,直到远望台也关闭了。”近日,寻呼小姐骆兴告诉记者。不过最近,从来没有其他工作经历的骆兴,开始从自己所在寻呼台业务量的急剧减少感觉出了什么。她开始留意其他适合自己的工作,但是,她不知道自己除了寻呼还能干什么?她还告诉记者,希望这个寻呼台继续存在下去,因为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并且干得顺手顺心。从1998年开始,她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做了7年。入行时,寻呼业如日中天,如今,却已经萎缩得近乎被人们忘记。7年干到大领班1998年9月,17岁的骆兴高中还没毕业,因为觉得考大学没希望,就来到了一直向往的北京。在北京的亲戚向她推荐了寻呼小姐这个工作,那时,寻呼小姐曾是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工作,体面、收入高。骆兴记得很清楚,那年9月8日,她到远望寻呼台报到,然后开始了一个月的培训,要学习打字、普通话、语文基本功。培训合格后,又跟机一个月,骆兴才正式成为远望寻呼台的一名寻呼小姐。第一个月,骆兴拿到了800多元的工资,这个数字赶上一个大学毕业生的收入了,高兴的骆兴工作更加努力。当她连着3个月工作无差错时,寻呼台给了200元的奖金,那一个月揣着1000多元工资的骆兴觉得自己真的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台里每月都要进行考试,内容包括听录音打字、看稿打字、普通话测试、语文理论和上机操作。打字速度极快的骆兴几乎每月都能拿到最高分,得到95元的奖励。就这样,不错的工资、待遇和成绩让骆兴从一个普通的寻呼小姐干到了小领班,再到大领班,现在,骆兴已经在远望寻呼台干了7年。从60人减到11人一起来的姐妹很多结了婚就离开了寻呼台,要么就是另谋了其他工作,骆兴的班由60人减到50人,再减到30人,现在只有11个人。1998年骆兴做寻呼小姐时,台里规定每个寻呼小姐每月必须完成8500个话务量才会有工资。那时,寻呼机还非常火,骆兴和同事四班倒,每个班要工作六七个小时,最多的一次,骆兴工作了6个半小时,接了800多的话务量。在接满任务量后,接一个话务量计3分钱。姐妹们就互相比赛,最多的人一个月能接两万多话务量。现在,做大领班的骆兴下面的寻呼小姐每月的话务量已经降到每月3500个,用户越来越少,业务量也相对减少,11个寻呼小姐也没了比赛的劲头,只求完成工作量。离了寻呼台不知干什么寻呼台给的福利待遇也让骆兴舍不得,这也是她这么多年从没有想过要换工作的原因之一。和她一块来寻呼台的一个山东姑娘,在远望干了不到半年就不干了,出去后换了很多工作,工资和骆兴现在挣的也差不多,不到2000元,但是要自己租房子,成天在单位和住所中间跑来跑去。骆兴住的是单位给的宿舍,配备空调、 微波炉,条件很好,住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离得又近,寻呼台领导也很关心她们的生活,十几个姑娘像是一个大家庭。骆兴觉得自己在寻呼台也学到了好多东西,比如,通过对很多用户的服务,学会了与不同的人沟通的能力,还有就是打字的速度很快。骆兴觉得,有这些能力,她可以做个文秘。但除了这些,她什么也不会,如果离开寻呼台,她必须从头学习。寻呼趣谈 骆兴讲的寻呼笑话带些熟食回来一位女士告诉寻呼小姐,她要给丈夫的寻呼机留言:下班时买些熟食回来。寻呼小姐发出的信息出现在丈夫的呼机上:下班时买些手纸回来。哭笑不得的妻子到寻呼台来投诉。你好,远望咸鸭蛋一位寻呼小姐,有两天老想着吃咸鸭蛋,上班了,她还在想。接了几个电话,她还在想。又一个电话进来了,她应该接起来说,“您好,远望寻呼。”可是,她说的却是,“您好,远望咸鸭蛋。”用户在那边大笑不止。

美国优秀人才移民

加拿大魁省投资移民条件

加拿大移民

安提瓜移民